当前位置:网上配资公司 > 港股 > 正文

而且公开化的股权只有28%(超额配售后)

未知 2019-07-03 22:03

  它并不是中烟总公司业务中最赚钱的一块,它只是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,而且市值只有区区132亿,而且公开化的股权只有28%(超额配售后)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小壳”。

  茅台的基本面,一句话概括了,白水大米怼成酒,盈利性与增长性都没有任何悬念,根本称不上是成长股。并且,茅台作为白酒标的,“饮酒过量有害健康”仿佛达摩克斯之剑悬在头上,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拿出来说事。

  那些年,反腐风波使得茅台股价扑街到残,当时很多人声称茅台不再具备投资价值。后来,茅台的股价走出来了。

  到了最近两年,又有人提出“90后不喜欢喝白酒”的理论,来主张茅台这次要跌了。而且在2018年10月那次,茅台业绩扑街,股价跌到501元;那时的确有不少人信了“这次不一样”,认为茅台的终极大跌要来了。

  然而在那之后,短短的8个月时间里,茅台的股价又走出来了,而且愣是从500的高位再翻了一倍,突破1000。这时,那些哭着喊着“这次不一样”的人,脸已经被打肿。

  也许,踏空的人生固然不需要解释,但是暴涨的股票却不能没有解释。在港股的中烟,与A股的茅台中,我们再次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。

  中烟上市以来已经连续涨了14个交易日,股价翻了4倍。从连续的暴涨来看,说明市场已经无法接受中烟这家“小壳”作为是一家烟草经销商的定位。这里面一定有别的因素促成人们的抢筹行为。

  首先,是对这个“小壳”的用途的猜测。上市这28%的股份,也许未来会让管理层买入,然后作为管理层激励的一种途径。

  类似的故事在港股市场上的中国建筑国际(以及同仁堂(3613.HK)都发生过。

  既然是这样,那么未来大概率会发生的一件事就是公司回购,然后分发给管理层。甚至是目前已经给了管理层认股期权,只待未来行权。

  当然这些是猜测。但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,未来一定会发生的就是有很大的买盘来接盘。这有点像指数纳入一只股票之前,那只股票的状态。

  通过简单计算,中烟香港在6月份13个交易日之中的换手率高达157%,而今天的换手率高达20.05%,自上市以来总换手率高达177%,说明这短短的14个交易日,中烟香港那28%的流通筹码已经被市场的所有投资者倒腾了几乎两遍。

  说白了就是未来一定会存在很大的买盘,而且是不论多少钱都会买,那么对于当下而言,把价格炒上去将来让“管理层买盘”来接盘,就是非常稳阵低风险的套利操作。在这个大买盘来临之前,股价便现击鼓传花的状态。

  其次,中烟目前上涨的逻辑第二点,还有包括了未来资本注入的猜测。六零五五这个小壳,港股的烟草第一股,中烟巨无霸旗下唯一的上市实体,难道只停留于做个倒买倒卖的经销商吗?未来会不会有香烟业务放进这个壳里面呢?

  如果抛开中烟自身的特质,前面这两点,对于任何一家公司都是成立的,那么中烟除了这两点,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呢?

  上周四,就在茅台股价突破1000元/股,同时意味着一手茅台的价格等于10万人民币大洋的时候,我猛然间意识到一件事情:

  首先,一手10万,这个时候,买一手茅台对于工薪阶层乃至中产已经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。而逻辑的另一面则更加现实,那些买得起茅台的人,对于一手10万的价格,已经很难以今天买明天卖的方式去炒作了。即便他们的财力允许,但心理上已经很难有这种冲动了。

  而那些股价永远个位数字的“宇宙行”们,不论怎么折腾,或者纹丝不动,几千块钱1手的单价,永远逃不脱“买了卖,卖了买”的命运。

  夸张地讲,即便是GJD想要买茅台前,恐怕也得掂量掂量,而买了之后也不会轻易大规模抛了吧。

  其次,茅台的真正意义,其实早就超越了消费品。我们从购买茅台的正规渠道可以看到价格随年份增长的趋势。如果做一个简单的计算,用2009年的50ml,53度飞天的价格,与2017年同款相比,可以算出茅台的年化复利大概在4.8%左右。

  虽然茅台转让的二手市场应该还未形成规模,但即便是存了8年把它给喝了,那也相当于为当下省出了当时候买的收益。所以,从这个角度来看,茅台酒就是一种中长期债券,而茅台酒厂则是这种债券的发行商。

  茅台酒与茅台股,两者都具备了一定的投资价值,一个抗通胀,一瓶2000多;另一个十年十倍,一手10万。

  茅台股价的长盛不衰,以及中烟的甫一上市即遭爆炒,其背后,除了前面说的那些市场行为之外,更本质的,其实是人类对烟和酒这两大上瘾品的终极依赖。

  不仅A股和港股,美股市场上最赚钱的股票,没有之一,叫做奥驰亚(Altria Group,MO.NYSE),生产万宝路(Marboro)的菲利普莫里斯(Phillip Morris)是它的子公司。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公司。

  的确,世界上最赚钱的生意,有人说是赚女人的钱,赚小孩的钱,赚妈妈的钱,以及赚狗(宠物)的钱,但这些说到底还是属于理性支配的范畴之内。

  世界上最赚钱的生意,是赚“非理性的钱”。非理性的钱,便包括烟酒这些成瘾品。

  曾经有人指出最赚钱的生意是宗教和信仰。宗教通过支配人的底层价值观系统,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上的所有行为,都可以被控制下来。

  古往今来,有多少人是心甘情愿地大把的银子往信仰上砸?意大利的文艺复兴,我们的三藏西天取经,以及瀚海沙漠中巍峨建立起来的那座石窟——敦煌。

  烟之为物,或兴云吐雾,悟言一室之内,或执于指间,飒立人海街头。也不知是其的气味带来的感官刺激,还是吸气之时烟头闪烁的火光给人的慰藉;抑或尼古丁对神经中枢的兴奋作用,甚至是吸吮烟蒂带来的如哺乳般的安全感……对于吸烟者而言,这些感受综合杂糅,已经难以分辨。

  烟是刺激,酒是钝化,酒精导致的神经系统反应灵敏度下降,使人脑会暂时屏蔽感官细微之处的干扰,达到一种融会贯通、物我一体的境界。

  烟酒两者,殊无差异,都是将大脑从令人疲倦的尘世凡间中解脱出来,得到短暂的通透与忘我。

  人类需要烟和酒,就如同人需要信仰,需要一个可以“生死与之”的寄托。有的时候,男人之于女人,女人之于男人,也是如此。

  面对暴涨的中烟,对其商业模式的纠缠,就如同面对A股的“茅台信仰”去纠结茅台与经销商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烦事。

  强烈的信仰可以成为价格上涨的动力,而长期持续的价格上涨最终会凝固成信仰。

  不可否认,当下已经突破千元的茅台,以及上市就暴涨4倍的中烟,也许眼下已经不再是最好的机会。

  但价值投资大师格雷厄姆说过,股价短期是投票机,长期是称重机。短期的大涨是对这两家公司经营“成瘾品”的商业模式的认可,而这些反而是他们长期投资价值的来源。

标签 港股